木玖

To be alive is disgusting.

国王与骑士②

国王与骑士②
CP:月影
写在前面的话—离上次发①隔了快有九个月了还真的是有点羞耻……起初没有想过要写很长,大概就是一时兴起,没有列过大纲也没有想过剧情,属于那种无头无尾的杂文吧。最近又把漫画从头捋了一遍,果然是萌月影萌的不得了啊,各种暗戳戳的小细节叫人看的心痒痒(=°ω°)ノ
嗯……大概就是,以后可能会更得快一点,但是依然是没有剧情系列……开心就好……至于质量……大概是不能保证的……写报告写多了感觉完全不会写剧情了……

以上。谢谢喜欢了的人们(*๓´╰╯`๓)♡
/

「啊啊———要死了!月岛———你动作———快一点啊!」
某间屋子里传出王者大人有气无力的呻吟,月岛推了推眼镜,平静地推开了房间的门,「王子殿下,麻烦您不要发出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声音,毕竟庶民没有您那么好的修养,很容易——失去自制力。」如是说道。
「啊?月岛,你在说什么?」
「……」算了,能指望这个单细胞听出些什么太难为他了。月岛把放了食物的托盘放在桌子上,推到了影山面前,「真是麻烦。」声音不大,刚好让对方听清。
许久没听到预想中炸毛的反驳声,月岛抬起头,意外地看到对面的人红着整张脸,看起来像在拼命压抑着什么一样嗫嚅着。
「……」
月岛稍微凑近了身子,听到一声细微的谢谢。

时间过得飞快,小武老师带来合宿远征的消息时已经接近学期的尾声,暑假的安排毫无疑问地被确定了下来,卡在众人欢喜前的难关是,期末考试。一时间体育馆里鸡飞狗跳,日向和影山几乎在瞬间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灾难压在头顶的绝望,而田中和西谷,已经在同一刻立地成佛了———嘛,人总要有那么一点儿不完美,才完整不是吗?
被身后突然追赶来的喊声惊到,月岛转过身,日向推着自行车,身体半弯着,勉强算作诚恳地说着,哦不,是喊着「请教我们学习!!!吧!!」这样的话。
「哎?我可不要。」
「一天几十分钟就行!或者传授一点学习上的窍门也行啊!」
「……」
月岛歪头,「我说,光让小个子站出来求人是不是有点卑鄙啊?那,边,的,大,个,子。」
好整以暇地看着对面人紧咬嘴唇一脸的不甘不愿,月岛想,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恶劣到了极点。
「……」
「哈?」月岛故意做出手掌拢过耳廓的动作,明明白白向影山表示,【你声音太小我听不见就算听见了也要装作没听见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拿我怎么样】
「请教我们!!!学习啊!!!」然后影山就这样扯着脖子不管不顾地大喊出来,接着猛的一鞠躬,幅度大到书包都翻到了前面。
同时被惊到的不光是月岛,日向和山口也张大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
「给我安静点!!打扰到邻居了!!!」
后面的话来不及思考和出口就被破门而出的乌养教练的教训打断,四个人恭敬地道了歉然后继续往各自家的方向走。日向和山口在后来的路途中依次道了别走向岔路,只剩下月岛和别扭的影山两个人默不作声走了很久。
大概是从来没有和月岛这样近距离并肩同行这么久,影山感到有些焦躁「喂!」
月岛侧过头,摘下了耳机,撇给对方一个【有什么话快说】的眼神。
几乎是瞬间,影山炸了毛,「你那一脸不耐烦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啊混蛋月岛!!」
「啊啊,我在想,我还要和王者大人一起走多久的路呢?离王者这么近,庶民可是会惶恐的~」
「什么啊!你以为我喜欢和你一起走路吗!要不是回家必须要走这条路,我早就绕开你了!」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反驳,影山别过头,莫名对月岛处处藏针的话语感到委屈,就这么讨厌自己吗?果然还是和这个家伙相性不合!
「我果然还是和王者大人相性不合呢…」糟糕!自己的心声说出声音了么!
影山错愕的抬起头,有些心虚地看着月岛,然后意识到这也是对方的想法时立刻竖起了头发。月岛冷淡地看着前方,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感觉像是脸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影山停了脚步,争吵反驳的话语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讲不出来,低了头整个人都笼着一股阴郁的气息,直到走出很远,月岛才感到身边空空荡荡,转头向后看去,影山停在几米开外,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莫名的,月岛第一次为自己的毒舌感到懊恼,思索着是不是把话说得太过分以至于伤到了王者大人那要命的自尊……突然听到渐近的脚步声,眼下多了块阴影,影山声音在面前响起,
「我承认,很多时候真是不爽你到了极点!」影山说道。
「啥?不用你说我也……」
「但那不是在球场上。」打断对方继续道,
「……」
影山抬起头,眼睛里的光芒亮的吓人,「无论我有多不喜欢你,在排球场上,我还是会传球给你。还有,我希望你也能在球场上配合我。我知道你也不喜欢我,整天一口一个王者大人、王子殿下、庶民,但是我已经不是初中的那个我了,我想赢,但是是和大家一起获胜,所以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会传给你固定的球!或者你要做什么,我也会配合你!」
看着对方认真的样子,月岛一时间语塞,撇头叹了口气,抬手放上王者大人的脑袋瓜,「你一天天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啊,我的王子殿下。」
被月岛自然的动作惊到,影山有些呆愣的看着月岛,甚至没有想起还在自己脑袋上的那只手,
「啥?」
「我是说,」月岛揉了揉他的头发,收回手,微微弯腰,「您的意思庶民懂了,以后会好好按照您说的做的~」尾音上翘,心情很好的样子。
与此对比的影山脸色就没那么好了,「月岛!!!你就不能认真一点吗!!!我说的可都是真……的……」音量渐低,影山看着前边平稳前进着的身影嘴角的笑意,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脏里生长了起来,酥酥麻麻,笼了一层薄纱,叫人心痒而酸涩,他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
嘛,王者大人好像迎来了新的苦恼了~


接下来的几天日向和影山则是在部活结束以后去了月岛家进行补习,影山意外地发现原来月岛家离自己家也没有很远——不过离日向家倒是真的很远———嘛,这也没办法(•́ ₃ •̀)
偶尔一两个小时补习结束以后,场上天才场下单细胞的影山会在日向离开后继续留下来,啃一些难啃的书本,或者叫月岛辅导自己做一些复习题和画一画知识点,出乎意料的,月岛展现出了强大的耐心和温柔———当然影山觉得这是自己勉强来的,这一小段时间也算是一天中难得安静的时刻。
日历一页一页翻过去,两个人仿佛也慢慢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偶尔影山在书本堆里失去了耐性抓狂着嚎叫的时候,月岛也会闲闲的在桌上放下一盒草莓牛奶,然后接过对方手里的习题册认真给他批改订正,空出手来的时候就揉揉笨蛋王者的头发,像只偷腥的猫一样迅速收回去,装作什么都没做的样子,让影山咬碎了一口牙也找不到发泄的契机。

TBC.②未完后半段明日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