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玖

To be alive is disgusting.

国王与骑士①

国王与骑士
Cp:月影 

“Nice!月岛好球!”
成功拦下对手的扣杀得分,大地泽村一如以往握拳高喊,然后拍了拍月岛的肩膀,“拿下一分!下一球加油!”
月岛握了握手心,微微的红肿和刺痛还在提醒着他刚刚真实的触感,一瞬间浮现在眼前的,是合宿期间黑尾把拳心抵在自己肩膀上时意味莫名的笑容
「那就是你爱上排球的瞬间———」
好像有什么东西渐渐在脑海里清晰起来,尖锐的,刺痛的,却不可阻挡地斩断阻绕冲向那道包围着自己的界线。
「区区一分而已。」月岛这样说。摘下眼镜用衣服擦干汗珠,然后吊起眼角冲手舞足蹈的日向嘲讽道。
「你也是MB啊,有本事你也拦一个来看看?」
一如所料:炸毛的日向被西谷和輨原拉住,大地前辈象征性地批评了下自己,山口递过毛巾和运动饮料。
月岛看向正慢慢走下球场的影山,突然起了一分恶劣的心思,他把水杯递还给山口,然后扯下肩头半湿的毛巾走向影山。
「喂!王者大人!」
不意外的看到某人呛气地抬起头,脸色黑的吓人。
「哈?都说了不要叫我……唔!混蛋!」
一半的话语被半湿的毛巾噎住,月岛坏心思地摊开手掌隔着毛巾扣在他亲爱的王子殿下的脸上,「庶民只是想给您擦擦汗而已~而已。」
「有你这样给人擦汗的么?还有那是什么称呼啊!都说了不要叫我王者什么的了!混蛋月岛!」
「是是,那王子殿下对庶民今天的表现怎么看呢?庶民可是很期待您的夸奖啊。」一边好心情的借着自己的身高优势使劲蹂躏影山的头发看对方炸毛了半天也摆脱不开自己的魔掌,一边敷衍应道。
影山奋力试图拍开头顶的爪子,终于逮到一个空隙一把抓住作乱的手另一只手揪住对方领口扯向自己,恶狠狠道「哈?!你抽什么风!……只是拦到一球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也有碰到球!」说罢推开月岛向休息区走去,两手用力向两边抻了抻脖子上的毛巾然后抹去脸上的汗水,丝毫没有意识那毛巾的主人是月岛萤———
影山觉得郁闷极了,夏季IH赛以来,他和月岛的关系还是缓和了很多的——当然,仅限于在球场上。场下的月岛一如既往的毒舌和腹黑,总是和影山作对,常常把对方呛得连头发都竖了起来,月岛本人却还是一副悠闲的样子。而最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月岛原来的毒舌和讽刺却慢慢有了些微的改变,常常带些莫名的情绪和语气在里面,让自己除了气愤外更觉得尴尬,有些时候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作出回应。影山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正准备再换一瓶饮料的时候,暂停结束的哨声响起了。影山放下了空瓶子,整了整衣服入场。
又一个轮转,日向已经到了后排,自由人西谷in替换旭out,4、3、2号位分别是田中、影山、和月岛,对面扣来的球一传接起但并不到位,影山跨过前排线去托球,田中进攻,对方自由人再次完美接起,王牌自4号位起跳,气势汹汹,因为日向的笨手笨脚导致影山在回防的时候慢了一步,起跳缓慢,肉眼可见的球几乎是直直朝自己的脸冲了过来——影山想,这一球大概真的要用脸来挡了。
“啪!——”“嘟——”
两种声音几乎同时响起,脸颊上带过一阵风,但似乎并没有被砸扁,影山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块阴影,白皙瘦弱而骨骼鲜明的手掌展开挡在自己面前,视线往下是掉在地上还在弹起弹落的排球,裁判示意对面得分——「混蛋月岛!你在做什么啊!白送给对方一分了!」
王子大人气急败坏道,丝毫没有被救到的觉悟。
出乎意料的,月岛只是撇了撇嘴,「切……」,然后安静地收回了手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
影山:「你!」
「影山!看球了。」队长提醒道。

月岛一直不能理解影山,还有日向、西谷、輨原他们——对排球的热爱,和执着。他记得自己也曾经热爱过Volleyball,但是时间推移到现在,却连最初向往的原因都再想不起来,说不喜欢是假的,却说不上喜欢的理由,更说不出为什么不喜欢,每次思考这个问题,戳破兄长谎言时的慌乱、震惊、和失望就会变本加厉涌上来,月岛轻轻拖走下落的球,冲呆愣的日向道:「只是社团活动而已,犯得着这么认真吗?」
「你们这么想赢,明天要不要我放点水呢?」
居高临下,眼角挑起,脸上挂着恶质的笑容,挑衅的用下巴指了指影山的方向:「不过有王子大人在,大概我们这些庶民会被虐的很惨吧~」
「喂!不要叫影山王子大人啊,他会发怒的,影山大魔王发起火来很~可怕的!」日向苦着脸凑过去在月岛身边小声提醒道。
「你这家伙……」果然脾气不好的魔王大人额头上瞬间爆出十字路口,脸色黑的吓人,影山一步一步走向月岛到只间隔不到三十厘米,然后———径自伸出一只手抓走月岛手上的球“啪!”地拍到了对方的脸上。山口被吓了一跳,慌乱无措地喊着“月!阿月!你的脸!”看着月岛毫无反应阴沉的吓人样子。
「赢的人会是我!」影山这样自信满满铿锵有力道。
下一个瞬间,月岛狠狠扯下影山的胳膊,一把拉住扯向自己,脸孔和脸孔之间靠的极近,彼此的呼吸打在对方脸上,一时之间竟无人说话。
「王子殿下,我期待您的表现。」咬牙切齿。
至于结果,不提也罢。

月岛觉得自己越来越荒唐了,明明对影山日向他们的这种热情厌恶得要死,却老是先于理智地跑去做拼命三郎,比那两个排球笨蛋过之而不及。
「我为什么要像日向那个笨蛋一样把体力都投入到排球上啊?排球什么的,明明就只是一项社团活动而已。」一边抹去额头上的汗水,月岛反驳自己道。
「哈?只是社团活动?你到现在还是这样认为吗?」影山的声音。
尊贵的王子大人披着王冠——一条湿漉漉的毛巾坐到了月岛身边,「可是你拼命的程度不比日向低呢。」
「谁会为了排球拼命!」
「你啊」
「我才不…」
「我也会,为了胜利。」王子大人转过头,平平直视着月岛,「这里的每个人都会很努力很努力,因为我们是一个队伍,有什么是比大家一起胜利、晋级,并肩作战更让人开心的事吗?」
「…」月岛别过头,脸色有些难堪。
「不要把你那套排球至上的笨蛋理论套在我身上!」说罢扔下毛巾径自走开。

变化是缓慢而不可阻遏的,几乎所有人感觉得到月岛萤的改变,虽然看起来仍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但是明显的和日向还有影山之间的争吵少了很多,训练请假的次数也几乎没有了。队里的人们讶异着月岛的变化,但更多的是欣慰和高兴——大概吧。
「Nice!影山好球!月岛!」大地前辈的声音。
「我来!」西谷接下月岛扣下来的长线球。
「好的我来…日向!你是笨蛋吗!」好像某一边出了点状况
「好!机会!影山…影山!」
脚腕一阵剧痛,意识回来的时候人已经跌到了地板上,所有人都搁下比赛围了过来,影山晃了晃头,疼痛并没有减轻,日向那个笨蛋!
踩到了傻瓜日向的脚,摔倒的却是自己,影山仔细回想,今天早上出门是不是忘记看星座运势了——嘛,自负的王子大人好像从来没有关注过这类玩意儿——
「影山,你怎么样?」輨原蹲下身子扶起影山
「还好,扭到脚了,现在有点疼,休息一下应该就好了。」试着活动了一下脚腕,影山皱着眉道。这次好像有点麻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到可以随意跳起来,还有旁边一直双手合十叽叽喳喳道歉的日向——真是聒噪,影山想。
大地捏了捏影山受伤的那只脚踝,看到某人痛得跳了眼角,于是说道
「那影山先休息,洁子小姐,麻烦你拿一个冰袋过来,其他人继续训练!还有日向!别道歉了,下次注意就好。」
「是…是!影山!真的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就算被这么叮嘱了也还是一脸惶恐着闭着眼睛双手合十点头道歉。
「…」
「滚去训练吧排球笨蛋!」果然还是想吼一吼这个笨蛋。
「真是的…嘶…喂!月岛你…你怎么还在这里?」一只手覆着冰袋扣住了影山的脚踝,引出影山一声痛叫,影山有些惊讶地看着面前蹲下身子垂着头眉眼淡然的给自己冰敷的高个子男生。
月岛没有答话,也没有抬头,仍是安静把手覆在裹着冰袋的毛巾上,骨骼鲜明,有些青白的颜色。
「…」嘴唇动了动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月岛叹了口气,抬起头,空着的一只手抚上瘸脚王子的脑袋,「你是笨蛋吗?笨蛋王者」
「哈?你这家伙!你…」剩下的话被埂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影山有点发懵,看着和月岛十指相扣的右手,触感冰凉,但是莫名的像被火焰点燃了指尖,月岛的眼里的怜惜就这么直直落入自己的眼睛。
「月…月月岛…」
怔怔地看着男生直起身子,走向训练场,和大地前辈说了几句话,好像得到了许可又走回来,先是穿好衣服整理好背包,然后拎着自己的衣服和背包向自己走来,一言不发地替发呆的某人套上外套,蹲下身子背对,「傻了吗?王子大人?上来。」
「…」
「……」
「………」
「!!!!!!!!!」
等…等等等等!!这是什么情况?!影山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月…月岛,那个毒舌又自私,老是讽刺自己和自己对着干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副不爽的表情的月岛居然,要背自己回去?
「哈?没有搞错,你是脑子坏掉了吗?还是说出门忘了带上你的舌头和坏心脏了?」
「王子大人,您的嘴巴就不能对我这个庶民稍稍宽容一点?」
「都说了不要叫我王子…!」剩下的话被月岛强硬的动作打断,月岛萤一把揽住身后人的屁股把对方扔到后背上,远远的和排球队里的其他人打了个招呼背着还在挣扎的影山早退。
「月岛萤你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
「我想背着你。」
「什…什么!」
「影山,我今天不想和你吵。」
「那你把我放下来!会被人看到的!我可以自己走!」
「那你把脸埋起来就好了」
「你!」
后续?哪来什么后续,庶民是斗不过王子大人的,尤其是喜欢着王子大人的庶民,哪里舍得强硬一点对待人家呢?
影山的脚足足休养了一个月才能回到体育馆正常训练。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