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玖

To be alive is disgusting.

不爱,不爱

小圆脸今天说几个人聚一下,我说好,末了说要不要叫上X,她说X去年说我毕业的时候聚的话叫上他,X比我小一届,我说随便,叫就叫吧。后来又犹豫了很久,我说不要叫了。

今天是个不一般的日子,我终于鼓起勇气把和白菜遥遥无期的约定扔在脑后,一次一次又一次之后攒够了失望,我再也说不出再等等,他说过一起这样的话。想过很长远的以后,庆幸一直给自己做好了随时抽身的准备,哪怕陷,也没有之前那么深。玩笑也好,我做了真,约定也好,我捧了一颗心小心翼翼在等,日复一日和总也等不到回应的对话框面面相觑,然后在某一天轻轻说了一句,你赢了。
开始的稀里糊涂,结束的莫名其妙。

或许是真的吧,再不见,真的是永别了,大学毕业啊,以前总盼着毕业那天,收拾行李回家,奔波职场也好,潜心研读也罢,总好过在这个行走了四年仍然陌生的城市里听自己孤独的心跳声。朋友不能说,爱人不能说。

此去关山北,不问归期,愿大家前程灿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