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玖

To be alive is disgusting.

不爱,不爱

小圆脸今天说几个人聚一下,我说好,末了说要不要叫上X,她说X去年说我毕业的时候聚的话叫上他,X比我小一届,我说随便,叫就叫吧。后来又犹豫了很久,我说不要叫了。

今天是个不一般的日子,我终于鼓起勇气把和白菜遥遥无期的约定扔在脑后,一次一次又一次之后攒够了失望,我再也说不出再等等,他说过一起这样的话。想过很长远的以后,庆幸一直给自己做好了随时抽身的准备,哪怕陷,也没有之前那么深。玩笑也好,我做了真,约定也好,我捧了一颗心小心翼翼在等,日复一日和总也等不到回应的对话框面面相觑,然后在某一天轻轻说了一句,你赢了。
开始的稀里糊涂,结束的莫名其妙。

或许是真的吧,再不见,真的是永别了,大学毕业啊,以前总盼着毕业那天,收拾行李回家,奔波职场也好,潜心研读也罢,总好过在这个行走了四年仍然陌生的城市里听自己孤独的心跳声。朋友不能说,爱人不能说。

此去关山北,不问归期,愿大家前程灿烂。

多年

积了几天的情绪,在一个因为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和脸部过敏导致的疯狂的痛痒,有些关不住闸门了。
我一向避免在朋友、家人面前提起这个人,偶尔正在和人合力工作或者在家陪父母聊天时候接到他的电话,我放下手里的事,严寒酷暑都好,撑着残疾的腿脚,站在走廊里,屋檐下,听他絮絮叨叨一两个小时,时不时轻声安慰他,搜肠刮肚想些笑话逗他开心。更多的时候沉默着听他说,然后间或着没话找话瞎聊天。
挂了电话母亲问我是谁,我轻描淡写说了一个闺蜜的名字,她点点头不再说话。朋友就没这么好糊弄了,揽过肩膀挤眉弄眼地笑,我张了张嘴,最后如实说,是同学。
想了想这个解释最合适了。喜欢的人?不是他。好朋友?也算不上。
可我从来都拒绝不了他。
你要什么我给就是了。
很久之前我和他开诚布公地谈了一次话,我想拉黑你,想把你从我生活里生命里都删除,一直没这么做是因为,我下不了决心,我做不到,所以你别再伤害我了。
这么多年了,这么多次了,我几乎每天都在想,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什么时候我真的受不住了,真的容不下再多哪怕一个伤口了,这一天快点儿到吧,那时候我就解脱了。
应该是前天吧,还是大前天。
日子过得恍恍惚惚的,周围人都觉得我一如既往地正常,贪吃嗜睡,懒惰花痴,仍然笑起来夸张,糗起来憨笨可拘。但是到底自己骗不了自己,成日地失眠走神,身体频繁出状况,原因实在太清晰了,不过就是一个人,说了两句话。
玩够了再换。
我有事再找你。
夜半惊醒总是模模糊糊地想,他有什么好的呢,我干什么就,因为一个人把自己糟践成这个样子了呢。
七月还成小时地打电话。
八月,我残疾了,除了一声叹气,紧接着就是对自己生活无休止地抱怨,夹杂了几句,你说是不是,你说怎么办。
我能拿你怎么办啊。我放在心脏里的人。
看过再多的风景也一处都舍不得留恋,固执的守着一方土地,等你想起来这儿还有个人,无论你做了什么,无论你抛弃了她多少次,只要你勾一勾小指头,她什么都捧来给你了。
真的太漫长了,这么多年了我总是在想,什么时候是个头,然后我好像终于看到终点了。
我现在全身伤疤,你再想下手戳一刀也没地方了,而我再看到你想起来的也不过是一句,别再见了。
你也许以为,这次你玩够了,我还是会在原地吧。
可是你再也不会打通我的电话了。
希望你平安喜乐,前程似锦,我们山高水长,老死不相往来。

刷ins发现21号次长生日好像土豆和眼宝都没单独发什么,然后翻两个人的ins,2017年的双方生日都有发ins带图啊啊啊这糖我磕了❤
当然我拿团魂第一结实相亲相爱cp乱炖都感情吼吼好😝

灯灭

伞中病(占tag)(脑洞)

"是吧,妈妈说的没错吧。"
这句话就像一句魔咒一样,贯穿了xxx生命的始终。
Part1.

倒计时#15

要是给你一个黑魔法,让你想拥有什么就有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呢

啊啊啊我的豆眼啊

图书馆开空调了

馆外的天空